鄱阳湖上翱翔的精灵——养鹤女孩邹进莲

2013-07-19 09:39    来源:中广网央广图库     打印本页 关闭

人鹤同舞(中广网发 范存宝 摄)

     中广网南昌7月19日消息(记者范存宝 实习记者余蒙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句古老的诗词总让我们很自然的联想到白露微茫的沙洲,以及水边那位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丽姑娘,她在无数人的心头留下了一抹倩影,却只能在梦中追寻。千年已过,诗一样的梦境依然在每个人的心中留存,但一个真实的故事却在鄱阳湖的水边悄悄上演。

    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泊,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是亚洲湿地面积最大、湿地物种最丰富、湿地景观最美丽、湿地文化最厚重的国家湿地公园。每年冬天,全世界98%的白鹤与数十万的天鹅就会来到鄱阳湖越冬,刹那间,这里就会成为候鸟的天堂。我们所说的鄱阳湖边的姑娘就在这里工作,担任野生珍稀动物救助与保护研究中心的技术员,她就是被授予“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十大网络新闻人物”的邹进莲。

没有尝试,就没有成功

    圆脸,短发,一双爱笑的眼睛,大大咧咧的个性,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永不服输的劲头,这是邹进莲给人的第一印象。生于1988年的湖北女孩邹进莲今年只有25岁,较之大部分同龄人较为苍白的履历,她的经历真可谓丰富多彩,但是在收获成功的同时也付出了远超于常人的艰辛。

    从上大学开始,邹进莲就暗下决心要自力更生,不再向家里的父母要一分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大一开始,她就半工半读,走上了自己的“创业”之路。4年里,她做过校内公司设计员、老曹“口水”面馆店长、书店店长、校园代理、校园主管、促销员、卖过电话卡、跑过业务、摆过地摊、煮过“麻辣烫”……算下来,四年中她尝试过的行当有二十七八种。不管做什么,她都埋头苦干,从不怨天尤人,而是怀着一份责任和担当,硬着头皮做下去。半工半读的辛苦没有这样经历的人是很难理解的,既要兼顾功课,又要在课余时间“做生意”,一心多用的累,既要专又要杂的苦,真是冷暖自知。不过她的辛苦没有白费,从大学二年级开始,她便没有向家里要过钱。到毕业时,邹进莲甚至还有几万元的积蓄。

放弃都市喧嚣,选择与鹤共舞

    凭着自己过强的专业水平,以及广泛的社会兼职所积累的经验,大学毕业后,邹进莲即进入到武汉一家国企担任会计,成为一名高收入的都市白领。当她的同学们还在顶着烈日四处奔波,海投简历的时候,邹进莲已经拿着令人艳羡的工资,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过着舒适又安逸的生活。她是家人交口称赞的“争气娃”,是同学争相羡慕的“邹董”,可是她自己却对这种锦衣玉食,金碧辉煌的日子心存怀疑,她曾反问自己,“我才20多岁,怎么能这样享受?人生的意义难道仅仅是过物质富足的生活吗?那人生的精神价值何在?”从骨子里,邹进莲更向往过一种能让自己在精神上富足的生活。当有一天,她偶然间在网上看到一段关于鹤的视频,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活该怎么过了,“辞职养鹤去!”放弃如此好的机会,偏偏选择到穷乡僻壤荒无人烟的地方去养鹤,这让她的家人朋友都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在承受了不少打击和讽刺之后,这个个性要强又倔强的女孩毅然踏上南下的火车到广西南宁拜“天下第一鸟人”刘武为师,向他学习养鹤的相关知识和技能。

抬头见老鼠 低头见蟑螂

    “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抬头见老鼠,低头见蟑螂。”这是《还珠格格》中小燕子进牢房时候的感慨,如今却是邹进莲来到广西南宁大王滩风景区的真实感受。“睡觉的地方很原始,都是搭建的那种棚子,每天晚上老鼠都特兴奋,总是开运动会,在你头顶上手舞足蹈,根本睡不着。还经常遭野蚊子的强吻,那真是奇痒无比让你欲哭无泪。”虽然邹进莲幽默诙谐的陈述惹得众人忍俊不禁,可是我们从她的语言背后听出了那里生活的不易。没有电视,没有电脑,几乎与外界隔绝,四周荒无人烟,只能和动物们“交谈”。从光鲜亮丽的都市到偏僻闭塞的荒野,这其间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忍受孤独是在这里生存的必修课。刚开始,有诸多的不习惯,不管是恶劣的生存条件还是孤独的生命体验都使她饱受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的打击和折磨。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在这荒郊野地里的孤独坚守会为今后的她在救助白鹤的道路上获得如此多的关注。

青春在鄱阳湖上绽放

    2010年12月,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告急:园内白天鹅大面积染病,情况危急!邹进莲临危受命赶往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救急,担任野生珍稀动物救助与保护研究中心的技术员,出发之前,她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剪了平头,一身迷彩,活脱脱一个大男孩的装扮,她的目的地是湖中孤岛——白沙洲。

    白沙洲是远近闻名的鄱阳湖冬季候鸟参观点,岛上有一个鹤园,里面有100多只人工驯养的鹤,它们大部分是受伤后被发现并转送到这里救助养护的。当时岛上共有40多只白天鹅染病,病情严重处于病危状态,然而连她自己都出乎意料的是,整个鹤园只有她一个“医生”。“一个人怎么办?不行也得行,总不能看着这些生灵一个个逝去啊!”利用所学知识,展开有针对性的治疗,经过一个月地精心照顾,40多只白天鹅终于康复,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从来到鹤园的那天开始,邹进莲就像爱护孩子一样爱护着这些大自然的生灵,看到它们活蹦乱跳,她打心眼里高兴,看到它们生病难受,自己打心眼里着急,孵化中心天鹅宝宝要出壳了,她更是与它们同吃同喝同睡。她就像是鹤妈妈一样守护着自己的宝宝们。一旦宝宝们遇到危险,她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丝毫来不及考虑事件本身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危险。曾经她为了救一只掉进水中的丹顶鹤,不会游泳的她立马跳入水中,讲丹顶鹤安然无恙地救起,自己却因此得了重感冒,将近一个月才恢复;一次她把鹤带出鹤园散步,突然,四只丹顶鹤眼看就要被突然而来的车撞上,她想都没想,赶紧冲上去带离丹顶鹤,自己的脚却被重重的扭伤,也是将近一个月才能正常行走;2012年1月,一只凶猛的狗溜进了鹤园,为了保护鹤不被猛狗咬伤,她壮起胆子只身与猛狗较量,最后,她被狗咬伤,却使得鹤们安然无恙,这样的结果让她很是欣慰。

    由于长期与动物相处,和人的交流显得很匮乏,25岁的邹进莲还没有成家立业,但她把鹤园当成了自己的家,与鹤一同成长。在与鹤长久的朝夕相处中,她变得自然化、原始化;而在人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的熏陶下,鹤也变得人性化、现代化。清晨,当她洗漱时,鹤会模仿她用嘴打开水龙头,与她一起刷牙、洗脸;当她洗衣服时,他们会在盆里把衣服叼来啄去帮她洗;当她搞卫生时,他们会在旁边蹦来跳去;当她午休时,他们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小憩;当她关灯睡觉时,他们会在附近单腿独立,头插进羽翼里休息。当她心情不好时,鹤儿们会呱呱地向她打招呼,或在她面前嬉戏、跳舞,直到她破涕为笑。鹤也会像小孩一样,向她撒娇,让她带出去兜风、玩耍。在这里,你能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那一个个生灵是和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它会和你同欢笑,共悲伤。

    在谈到未来的梦想时,邹进莲说:“我希望有一天能把公益、环保、研究、企业、社会等综合起来,让公益精神、环保收益、研究学术、企业效益、社会价值等相互促进、协调发展、与时俱进,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圈,打造成一个产业链,使其成为一艘文化航母。让更多的人了解候鸟,保护候鸟,人与自然能和谐相处,共创美丽中国、美好家园!”

忠孝不能两全 放心不下这些鸟儿们

    由于父母的身体原因,邹进莲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要离开这座让她付出了太多心血,倾注太多感情的鹤园。一方是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如今等待自己急需赡养的父母;一方是自己日夜守护,视如亲子的鸟儿,这期间的矛盾与不舍在邹进莲的心头交织,每当看到这些与她朝夕相伴的生灵,她都狠不下心来要弃之而去,她现在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像她这样能够接替她照顾这些鸟儿的人出现。

    她用自己二十多岁的肩膀挑起了珍禽驯养、保护、研究的重任,她说:“这接近3年的经历中相当于以前走了10年的路,可以毫不避讳地说完全是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和摧残,让我快速理解了什么叫成长、成熟、长大、浴火重生和判若两人!”

    如今,邹进莲的名字已经在各大网站家喻户晓,每当提起鄱阳湖,人们都会想起鄱阳湖边的那个白鹤天使。

责编:马惠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