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网首页

一键登录

中广网首页  |  快讯  |  评论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视频   |  图片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社区   |  教育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国内滚动 > 正文

河南公交车杀人案遇害者被解剖 家属未获通知

2013-08-26 20:35  来源:人民网我要评论 

耿晨的遗物里,身份证、毕业证、手机等能显示个人信息的物品齐全

  耿晨的遗物里,身份证、毕业证、手机等能显示个人信息的物品齐全

受害人耿晨。其身份证显示他只有17岁

  受害人耿晨。其身份证显示他只有17岁

耿晨父亲在领取证物现场

  耿晨父亲在领取证物现场

耿晨的手机血迹模糊 上面显示88个未接来电

  耿晨的手机血迹模糊 上面显示88个未接来电

  人民网安阳8月26日专电 河南安阳“8?19公交车杀人案”造成了三名未成年人死亡,15人受伤。受害者耿晨的父亲23日告诉记者,四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人通知过他们孩子的死讯,而当地警方在未经家属允许情况下已经将尸体解剖。

  死者家属:他们没通知就解剖了尸体,现在要我们签字

  8月19日当天,17岁的安阳吕村镇奇务村男孩儿耿晨去学校领高中毕业证。今年高考,耿晨的成绩不理想,家里人正等他回家商量前程。

  当天下午,办完事的耿晨坐上了安阳市区至安阳县北郭乡的公交车。在随后的惨剧中,他身中数刀,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已经确认死亡。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个人通知我们辨认身份,也没有死亡通知单。”耿晨的父亲耿某说。

  19号下午6点多,迟迟不见耿晨回家的耿家人开始给孩子打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随后他们发动了耿晨所有的亲朋好友联系他,却一直没有结果。

  “后来听说,往我们家方向开的公交车出事儿了,就一路找到了医院。可是伤者名单中找不到我们的孩子,有个医生听了描述,说好像见过,可能在尸检中心。”耿某说。

  在一处停放案发公交车的停车场,耿家人先见到了耿晨带血的背包,随后在尸检中心,他们找到了孩子的遗体。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钟,距离“8?19”血案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耿家人没有接到任何来自警方的联系。

  “后来夜里1点多,有一个自称是安阳市刑警队姓韩的警官跟我联系,问我是不是耿晨的父母,问了我们的姓名和职业,却只字未提我孩子的情况。”耿某说。

  这之后,警方再也没有跟耿家人联系过,直到22日晚上。两名自称是安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民警来到了耿家,称尸体已经解剖了,让耿家人在一份尸检报告上签字。

  “当时我就恼了。出事之后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通知我们孩子的死讯。而且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孩子解剖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不尊重死者。”耿某说。

  警方解释:案子要紧 出点儿纰漏很正常

  愤怒的耿家人希望警方给他们一个说法,并且归还孩子的遗物。23日上午,耿家人来到了白壁派出所,这个派出所距离案发地不足两公里,是最早出警的地方。

  派出所楼内办公室都见不到人,一名自称前来督查的李姓副局长告诉耿家人,案子是市公安局刑警队在处理,有什么问题找他们咨询。

  根据这位警官提供的电话,耿某联系上了安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贾宏宽副队长。

  关于为什么没有通知家属确认死者的问题,贾宏宽解释说,当时由于场面乱,孩子已经遇害了,就没有办法通知家属,因为不知道家属是谁,事发突然,顾不上。

  “当时一下子30多个人,18个人受伤,乱糟糟的,要救人,还要破案,哪能一个一个的落实?可能当时民警去找了,但没找到,我当时不在现场,到底找了没有,我不清楚。”贾宏宽说。

  对于无法联系的说法,耿某表示无法理解,“孩子身上背的包里面有身份证,毕业证,有手机,手机现在还通着,怎么会联系跟不上呢?而且他们连孩子身份信息都公布了,也打过电话,但就是没人告诉我们孩子的事情。”

  贾宏宽副队长随后表示:“民警在工作当中确实有疏漏。不过在办案当中,出点儿纰漏很正常,人无完人,尤其这么大的案子,精力都在破案,出点儿纰漏很正常。”

  关于未经家属同意就将尸体解剖的问题,贾宏宽表示,自己是8月20号接手的案子,那时候尸体已经解剖了。

  “我们有规定,做尸检必须得通知家属,如果通知不到,我们可以先做。可能当时没有通知到吧。具体的得问法医,我不清楚。”贾宏宽说。

  贾宏宽同时表示,耿某如果理解不了这些疏漏,可以向安阳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反映,有啥建议,投诉谁都可以。

  遗物认领:带血的手机88个未接电话

  经过反复打听,8月23号上午,耿某终于知道儿子耿晨的遗物在安阳市文泰派出所。

  耿某向民警询问,嫌疑人3天前都已经落网,侦查也基本结束了,为什么没有人通知孩子的死讯,也没有人通知他们领取遗物?

  负责保管的一位姓陈的警官表示:“按照程序肯定是要第一时间通知死者家属的,但这个案子太大,关注度高,破案压力大,可能就没有顾得上。”至于领取遗物,他表示要跟领导汇报一下。

  这位警官说,现场证物如要保存,需要联系死者家属,出具扣押证明,在侦查结束后,要立即返还家属,并且出具返还证明。这个案子当时并没有出具扣押报告,因此也没法出返还报告,需要请示领导。

  得到警方领导同意后,耿某在一辆警车里见到了耿晨的遗物。身份证、毕业证、包、钥匙,还有带血的手机,上边显示未接来电88个。

  耿某并没有把遗物领走,只是拍了拍照。“我要保存证据,这些东西在这里能证明他们有能力随时联系到我们。我也怕刺激家里人。”

  耿晨是家里的独子,一向深受家人宠爱,他的突然离世对耿家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我就这一个孩子,家里还有两个70多的老人,真的承受不起。可是公安机关这些天的做法已经给我们造成了二次伤害。”耿某说。

  这个中年男人自从案发后就再没正经吃过饭,每天只是喝水。支撑他坚持下来的唯一动力,是为死去的孩子讨个说法的决心。

  “孩子的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警方说他们4分钟到的现场,可是有当时在场的村民说警车是46分钟后到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孩子究竟有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这些问题我一定要弄清楚。”耿某说。

  “我只想要一个真相。我不太关心什么赔偿,我想还我孩子一个公道。”这位父亲说。(徐驰 霍亚平)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刘千里

央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