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网首页

一键登录

中广网首页  |  快讯  |  评论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视频   |  图片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社区   |  教育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今日话题 > 正文

追踪"唐慧案"始末

2013-07-16 08:09  来源: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中广网7月16日消息 15日,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唐慧诉永州劳教委一案在湖南省高院进行了公开宣判,宣判决定撤销一审裁定,判决永州劳教委支付唐慧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2641.15元。对唐慧要求对方以书面形式赔礼道歉的诉求,法院未予支持。唐慧表示对于判决“还能接受”,但对没获得书面赔礼道歉“有些遗憾”。从2006年10月女儿被强迫卖淫案发至今,唐慧经历了近7年心力交瘁的上访历程,这样一个迟来的审判是否公正?还有没有模棱两可的判决?对于我国正在改革的劳教制度又有什么影响?

  判决:劳教委赔2641元

  去年8月2日,永州市劳教委对唐慧作出劳教一年零六个月的决定,当月10日该决定被湖南省劳教委的《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随后唐慧起诉,一审败诉后又上诉。

  今年7月2日,湖南省高院在第二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唐慧案,认定基本事实清晰,但未当庭宣判。

  昨天上午9点,宣判仍在第二审判庭举行,有51名记者到场旁听。审判长花了约半个小时宣读审判书,最终裁定撤销永州中院的一审判决、撤销永州市劳教委此前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判决永州市劳教委赔偿唐慧被限制人身自由9天的赔偿金1641.15元(182.35元/天×9天)并向唐慧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

  未支持书面道歉

  唐慧的上诉中还要求对方书面赔礼道歉。二审开庭期间,永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兼劳教委主任蒋建湘在最后陈述时对唐慧表示歉意,称己方对唐慧女儿的特殊情况考虑不周、人文关怀不够。

  终审判决认为,永州劳教委没有综合考虑唐慧及其家人的特殊情况,对唐慧实施了劳教,处理方式明显不当,给其精神造成了一定损害。因此,唐慧要求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酌情可予支持。但是否必须以书面形式赔礼道歉,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二审庭审中,永州市劳教委法定代表人向唐慧赔礼道歉,故对唐慧此项诉讼请求可视为已经履行。

  昨天,蒋建湘明确向记者表示,己方服从判决。唐慧表示,对于判决“还能接受”,但对没有获得书面赔礼道歉“有些遗憾”。

  整个宣判过程持续不到20分钟,唐慧一直低着头,头发遮住面对旁听席的半边脸,愁眉不展,像是随时要哭出来。她时不时摸着胸口,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

  当听到法官宣判"永州市劳教委法定代表人已在二审庭审时向唐慧口头赔礼道歉,故对唐慧此项诉讼请求可视为已经履行"时,唐慧紧紧地摸着胸口,她害怕等待她的又是一场败诉。

  9点16分左右,审判长开始宣判判决结果,对于唐慧提出的书面道歉申请,没有法律条款予以支持,予以驳回。对唐慧提出的两项赔偿予以支持。

  审判长:由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赔偿唐慧被限制人身自由9天的赔偿金1641.15元;由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向唐慧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本案不收取案件受理费。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然而,直到庭审结束走出法庭,唐慧紧锁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面对记者的提问,她仍然低着头,只用只言片语来回答,说得最多的话是,“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她说,目前最想的,是回归平静的生活,希望此事能画上一个句号。

  唐慧案 书面道歉缘何如此艰难

  实际上,唐慧从提前走出劳教所之后,就一直坚持要求永州劳教委向自己书面道歉并赔偿,这也是两次走进法庭的主要诉求,因为唐慧实际被执行劳教仅有9日,经济赔偿不多也不是唐慧的主要诉求,但从以往湖南省劳教委公开回应的态度上来看,并不认为永州劳教委做出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而是出于唐慧需要照顾未成年女儿,出于人性化考虑才“撤销”永州市劳教委对唐慧做出的劳教决定,这种态度显而易见的表明,永州市劳教委对唐慧的劳教决定并没有错,既然没错,自然就谈不上道歉。

  判决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却不支持原告的道歉诉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道歉,赔偿则无意义,甚至可以说是唐慧的又一次“败诉”,也或说唐慧仅仅赢得了2000多元的赔偿,尤其不可否认的是,这也是永州市劳教委最愿意甚至是求之不得的判决。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只要唐慧不提书面道歉,赔偿多少都可以“协商”,而这不到3000元的法院判决,对于永州市劳教委而言比私下“协商”更实惠,甚至可以说,只要唐慧不要求永州劳教委书面道歉,即使提出高于这10倍的经济赔偿,永州市劳教委也会欣然接受。

  其实,永州市劳教委才是这场官司最后的“赢家”,不只是损失赔偿微不足道,关键在“赔礼道歉”上,永州市劳教委取得了最终“胜诉”,一份书面道歉对于唐慧个人或没有太大意义,但对于湖南省劳教委乃至长期以来饱受诟病的劳教制度而言,意义却是十分巨大。尽管对于劳教制度的废存之争由来已久,眼下很多地方也已明确表态不会再审批新的劳教,甚至在对劳教制度进行“低调”的改革,显然到目前为止,至少在法律上,还没有对任何一起劳教案例做出过“有错”判决,大多的纠正也仅仅局限于经济上的赔偿,如果湖南高院支持唐慧的道歉诉求,虽不能直接看着是对劳教制度的法律否定,但不可避免的会将劳教制度向“尽头”推进一步,这或许就是让永州劳教委书面道歉难,甚至让这份终审判决也经不起仔细推敲的原因所在。

  “唐慧案”路线图

  2006年,唐慧年仅11岁的女儿乐乐被社会青年周军辉骗走并强暴。之后,乐乐被胁迫到一家名为“柳情缘”的休闲屋“工作”,乐乐在毒打和恐吓之下,被逼接客100余次。

  乐乐失踪的三个月后,唐慧一家凭着自己的努力找到了女儿。但当他们找到公安机关要求立案时,却被警方多次拒绝。强迫乐乐卖淫的休闲屋照常营业,直到乐乐被救出近一个月后,老板娘才被抓获。此后的六年里,该案的进展时时见诸报端。

  2012年8月2日,“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受害人的母亲唐慧,因连续上访被当地警方扣留的消息被披露,旋即引发强烈关注。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普通民众、意见领袖、官方媒体都纷纷为唐慧发声。巨大舆论关注成为推动事件发展的关键力量之一,8月10日,湖南方面撤销了唐慧的劳教决定。

  随即,唐慧起诉永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国家赔偿一案,2013年4月12日,一审判决判定原告唐慧败诉,但她表示将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7月15日,二审宣判唐慧胜诉。(原载于2012年08月13日北京晚报)

  “唐慧案”彰显司法自信

  自受理唐慧上诉后,省高院当即在官方微博上即时公开了庭审前有关信息,对包括开放媒体记者旁听报名、庭审前诉讼参与人和媒体等入场等情况均作了微博播报。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永州市劳教委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省高院宣判时认为,从查明的事实看,唐慧多次严重扰乱国家机关和社会正常秩序,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湖南省劳教委撤销永州市劳教委的劳动教养决定,其撤销的法定理由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因此永州市劳教委以撤销的理由是出于人文关怀,决定不予赔偿,于法无据。行政执法行为被撤销后,根据《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规定,其撤销效力追溯至行政执法行为作出之日。故永州市劳教委对唐慧的劳动教养决定从作出之日起就不具有法律效力,对唐慧已经实施的9天劳动教养失去了法律依据,唐慧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其要求永州市劳教委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给予其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支持。

  省高院还认为,唐慧的行为具有违法性,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永州市劳教委没有综合考虑唐慧及其家人的特殊情况,对唐慧实施了劳动教养,处理方式明显不当,给其精神造成了一定损害。因此,唐慧要求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酌情可予支持。但是否必须以书面形式赔礼道歉,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二审庭审中,永州市劳教委法定代表人已向唐慧赔礼道歉,故对此项诉讼请求可视为已经履行。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李亚婷

央广推荐

关闭x